第三大股东的一系列动作搅乱德展健康一池秋水
2017-10-07 11:44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第三大股东的一系列动作搅乱了德展大健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展健康”,000813.SZ)的一池秋水。
    
    9月22日,德展健康发布第三大股东新疆梧桐树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梧桐树”)减持计划公告,随后受到深交所关注。9月27日,德展健康发布的补充公告,坦承由于该部分股份未到解禁期,减持计划存在不确定性。而在此前的9月13日,由于新疆梧桐树未及时披露股权质押的相关情况而收到深交所监管函。
    
    自上市以来,德展健康业绩保持稳定上升,但其应收账款一直居高不下,且其对第一大客户海南康宁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康宁”)的应收账款占比和销售收入比例处于较高水平。
    
    德展健康董事、董事会秘书杜业松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表示,海南康宁是公司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目前的销售模式是为避免商业贿赂而制定的,且公司的回款一直正常。
    
    第三大股东频繁减持
    
    9月13日,德展健康披露了其股东新疆梧桐树收到深交所监管函的公告。监管函显示,根据德展健康9月12日披露的《关于股东质押部分股权的公告》,截至2017年5月22日,新疆梧桐树持有德展健康股份已累计质押120348150 股,占德展健康总股本的5.3691%。在此前,新疆梧桐树并未及时将股权质押情况告知德展健康。
    
    对此,杜业松回复记者称,新疆梧桐树并非上市公司,不会时刻关注证监会有关规定,可能是对政策了解不足、信息披露意识缺乏导致的疏忽。“上市公司只是被动的信息披露义务人,我们要接到正式通知才能对外公告。他们没告诉我们,我们也不敢随便说。”杜业松称,“这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
    
    而记者发现,在德展健康8月19日披露的半年报中,新疆梧桐树所持该部分股份就已经显示为“质押”状态。
    
    沉寂一周后,德展健康在9月22日发布的一纸股东减持计划公告又把新疆梧桐树推向前台。公告称,新疆梧桐树计划在自公告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德展健康不超过3%的股份。
    
    随之而来的便是深交所的关注。9月25日,针对该减持计划,深交所对新疆梧桐树发出关注函指出,根据德展健康相关报告和公告,新疆梧桐树在德展健康重组过程中出具过股份限售承诺和业绩补偿承诺,持有的该部分股份在公告时尚处于限售状态(预计限售期满日10月11日),减持计划的实施尚存在不确定性。
    
    9月27日,杜业松回复本报记者称,新疆梧桐树在这件事上的确考虑不周全。由于减持计划需要提前十五个交易日公告,其原本计算,从发布公告到解禁日刚好是十五日,到期即可生效。“新疆梧桐树可能觉得晚公告不如早公告,其是以限售日来计算的,但深交所认为股份还在限售期,不到最后一天不管什么情况都是限售,应该到解禁日了再公告。”
    
    同日晚间,德展健康发布相关补充公告,称根据深交所要求,经过新疆梧桐树自查,减持股份执行时间为2017年10月20日至2018年4月20日,不存在违反相关意向、承诺的情形,且没有违反相应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但由于解禁时间未到,本次减持计划存在减持方式、时间、数量、价格的不确定性,也存在是否按期实施完成的不确定性。
    
    另外,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发现,新疆梧桐树的地址和名称已经在9月13日双双变更,其地址由新疆乌鲁木齐市变更为西藏拉萨市,名称变更为西藏锦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而在德展健康9月13日之后的公告中使用的名称仍为新疆梧桐树股权投资有限公司。
    
    应收账款居高不下
    
    自上市以来,德展健康的业绩颇为亮眼。德展健康是2016年借壳天山纺织上市的企业,主营产品为心脑血管药物与抗肿瘤药物等。公司主打产品阿乐(阿托伐他汀钙片)在国内调/降血脂药物领域市场占有率排名前三。公司2016年报显示,其营业收入、净利润双双实现同比增长,增幅均达20%以上。2017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7.95亿元,净利润4.27亿元,增幅仍在20%以上。
    
    而在亮眼的业绩下,公司应收账款居高不下却屡遭诟病。2016年,德展健康期末应收帐款余额7.64亿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52.95%。其中,对海南康宁就有6.47亿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84.68%。高比例的应收账款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2016年报公布后,深交所即对其发布了问询函。
    
    杜业松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于上市公司对赌协议、两票制等政策变动的压力,公司意识到扩大销售是唯一的途径,其中对海南康宁在内的经销商加大铺货导致了应收账款的增加。
    
    至2017年上半年,德展健康应收账款升至9.44亿元,甚至超过营业收入1.49亿元,占营业收入比118.74%。其中,对海南康宁的应收账款比例虽有所下降,但仍达58.88%。
    
    对于2017年上半年应收账款高于营业收入,杜业松称,因为2017年上半年公司销售进展较快,产生了高额营业收入,但应收账款的账期是跨越营业收入账期的,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同时,公司的销售回款一直都很正常,没有出现过欠款难收的情况。而且账期都在一年以内,有坏账计提。公司和海南康宁是长期伙伴,合作一直很顺畅,况且,海南康宁的应收账款占比也在不断下降。
    
    对于销售模式的合理性,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德展健康以上市公司昆明龙津药业作为类比,称其同样采取“精细化的区域招商代理+专业化学术推广”的销售模式,并取得优异成果。但据龙津药业2017年半年报,其应收账款为1559万元,仅占营业收入1.33亿元的11.75%。
    
    另外,二者应收账款的计提标准也有差别,其中德展健康1年以内(含1年)账龄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为1%,而龙津药业对应比例为5%。半年报显示,德展健康9.54亿元的应收账款账龄几乎全部为1年以内(含1年)。
    
    剥离销售网络为避风险
    
    据德展健康2017半年报和相关公告,2016年公司对第一大客户海南康宁的销售额达10.74亿元,占总销售额的74.44%。但在2017年半年报中,德展健康并未披露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情况。
    
    据了解,自2013年11月,德展健康子公司嘉林药业逐步将其销售模式由自营推广为主改为以经销商推广销售模式为主,并选择海南康宁作为重点合作经销商,原从嘉林药业离职的销售推广人员大部分被海南康宁接收。另外,自2015年开始,海南康宁逐步将直调方式改为非直调方式,即采购的药品要先运输至海南康宁仓库,再转运销售给各二级经销商。
    
    对于为何将销售网络剥离,杜业松表示,这缘于2014年葛兰素史克中国商业贿赂案的警示。2014年9月,长沙市中院经审理查明,葛兰素史克中国为扩大药品销量、谋取不正当利益,采取贿赂销售模式,以多种形式向全国多地医疗机构从事医务工作的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数额巨大。葛兰素史克中国被判罚金30亿元。
    
    “我们担心营销网络会出问题,影响我们的药厂,就把销售网络剥离让别人负责。他们负责的同时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如果药品销售环节出了问题,追溯到经销商就是终点,不会影响药品品牌,也不会影响公司名声。实践证明我们这种措施是有效的,第一销售稳定且不断增长,第二品牌价值在不断提升。”杜业松称。
    
    但在国家推进“两票制”、提倡减少销售环节的背景下,德展健康这种背道而行的销售模式是否受到影响?杜业松表示,两票制对公司销售有所影响,但并不大。在其看来,在公众预期中,两票制会带来很大冲击,但从各省实际推行情况来看,其进度不一。完全推广两票制的省份并不多,因此对公司经营影响不大。
    
    另外,据了解,2014年港股上市公司山东绿叶制药曾计划收购嘉林药业100%股权,但同时提出先决收购条件——德展健康终止与海南康宁的经销协议。由于公司未能达到该条件,收购计划夭折。
    
    杜业松对此表示,和外界一样,绿叶制药当时不了解公司的经营模式,认为与海南康宁合作存在风险,因此合作终止了。“这只是很小的一个原因,并购这种事情要考虑的因素很多,他们是综合考虑后决定终止合作的。”杜业松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